总站
大学毕业生看不上老家稳定工作
日期:2018-03-01 浏览
-速读   当下,大学生毕业后在异地就业打拼已经越来越普遍。如今,不少毕业生也已经开始着手准备简历,参加各类人才招聘会、在网上投递简历。忙碌的背后,毕业生们表现出了另类的求职心态。他们认为,单从就业的月收入来看,选择大城市就业的收入普遍要高于在家乡就业的收入,但就工作稳定性和就业满意度看,在他乡工作不如在家乡工作。尽管如此,对很多年轻人来说,选择在大城市工作,可以获得更多的机会和发展的可能,要比一份安稳的工作更为重要。但也有不少年轻人无法适应大城市工作,还是返回了家乡。 记者许丽   留在他乡向往更多事业机会   26岁的庆阳女孩张海燕在兰州打拼已是第五个年头。抱着“宁可在兰州漂泊一阵子,也绝不会回老家安稳一辈子”的信念,张海燕坚持在兰州奋斗。但事情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简单。2008年,张海燕从兰州商学院毕业便留在兰州,并打算报考西北师范大学新闻学研究生,还在师大附近与人合租了一套小房子,一边复习迎考,一边试着找工作,同时和远在庆阳老家的妈妈“斗争”。原来,妈妈不愿女儿离家在外、独自奋斗,担心她吃苦,希望她回老家读研或找个“安稳”的工作。其实,张海燕在填报高考志愿时就打定主意只要在兰州上学就不回老家发展,她向往大城市的事业机会、无限的生活可能性。 2009年,张海燕获得了第一份工作邀请,到一家电子商务网站做采编。   专业不对口、缺乏工作经验,张海燕的起薪到手还不到2000元,其中近800元需要交给房东。工作一年后,张海燕接触到一家规模较大的咨询公司,通过层层面试完成人生第一次跳槽。但是新公司规模大、办公室人员关系等也复杂,张海燕性格直爽又缺乏职场经验,屡屡成为“炮灰”。又过了几个月,这家公司搬到离市中心较远的地方,张海燕便辞职了。   对未来的迷茫、远离亲友、独在异乡的孤寂,年龄渐长却因生存压力而耽误了找寻情感归宿的愁苦……种种郁积已久的负面情绪也因这次失败的跳槽而爆发。大哭一场后,张海燕决定回老家调整一段时间。回家后,她抵御住妈妈“在家考公务员”的劝说,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做了梳理,也做了一系列求职准备。   去年年底,张海燕重回兰州。这一回,机会眷顾了有准备的她。她在微博上发现目前供职的人力资源机构的招聘启事,便投递了简历,很快就通过面试获得了该公司的职位。她对这份工作挺满意,工作体面、收入不错。工作稳定后,她终于有心思考虑“终身大事”,如今与男友进入谈婚论嫁阶段。令张海燕欣慰的是,随着她在兰州立稳脚跟、为人处世越发老练,一直嫌她“不恋家、爱折腾”的妈妈也渐渐放下心来。   “实事求是地说,在兰州工作生活压力也很大,即便我在老家同行业的朋友收入比我少一些,但他们拿着那些钱完全可以过更安逸、更舒服的   生活”,张海燕说,她如今较大的困扰是工作、生活的时间界限太模糊,生活往往被工作所挤压,但即便如此,她仍然愿意为了更好的未来而奋斗下去。 “关键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定下目标后能平衡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张海燕说道。 和父母安逸生活不想有压力   与张海燕的想法不同的是,在有些人看来,与其在外不切实际地漂着,还不如回乡脚踏实地。王倩翎就是这一类的代表,她放弃了两次留在大城市的机会,选择回家过安逸的生活。   王倩翎是兰州本地人,而她却在上海读本科,后来又考上了当地一所高校的研究生。毕业后,她身边的很多同学都选择留在大城市,唯独她默默地回到了兰州,并在兰州一家通讯公司做行政管理工作。放弃大城市的就业机会,专业又不对口,是不是太屈才了?王倩翎却很坦然,她喜欢兰州悠闲自在的生活,“我讨厌大城市拥挤的交通,在上班高峰期挤地铁、挤公交,无论春夏秋冬,地铁里都要上演贴身肉搏战。”除了在大城市挤地铁的惨痛经历外,一次在上海看病的经历也坚定了王倩翎回家的决心。“那一次,我牙齿痛得不行,早上4点钟起床赶早班地铁,找牙科医生挂号。 ”看完病回学校的路上,一个人离乡背井的她感觉很凄凉。   临近毕业前,王倩翎在网上看到兰州的一家通讯公司在招聘,毫不犹豫就投了简历,高学历的她很快就被公司录取了。如今,她的生活安逸,没有生活压力,月薪3000多元。在家人的“支持”下,买了一辆车,每天开车上下班只需二十多分钟。她也不用为租房买房头疼,下班后,回家吃饭、散步、上网、看书,一年还有20天的带薪假期,好不安逸。   去年,王倩翎所在的公司集团总部大范围招人,录取后将会被调往北京总部工作。父母都劝她去试一试,毕竟大城市机会多,发展前景更好。王倩翎报了名,通过笔试,却在决定准备去北京参加面试的一刹那又放弃了。 “很多人都觉得很可惜,放弃了这么好的发展机会。 ”王倩翎说,主要是考虑父母年纪大了,想留在他们身边方便照顾。此外,她酷爱旅游,光今年一年,她就去了西安、青海等地。如果在北京工作,势必每个假期都要用来探亲,游山玩水也将变得奢侈。   自负倾向脱离实际远离机会   记者在与几位面临毕业的学生接触时了解到,目前,未就业者中居然也有专业课成绩和各项表现都非常优秀的。毕业于兰州交大的研究生小琴,专业课成绩几乎全优,在学校曾担任学生会干部,无论在导师眼里,还是同学眼里,都十分优秀,但她至今都没签工作。她说:“我读研是保送的,本硕连读读了7年,工作不是找不到,但一个月两三千元的收入,跟好多本科生差不多,我不甘心,暂时还不想考虑,也因此一直没有找到工作。”   通过在人才市场的走访,记者发现,毕业生起薪两三千元则是普遍的水平。时下,就业形势严峻,试用期工资一千元左右的工作也不在少数。用人单位觉得,即使是研究生,刚毕业的学生由于没有实践经验,刚开始很难达到用人要求,需要一段时间的观察、培养,因此,薪水通常不会定得太高。   大学毕业生对自己的职业定位偏高,与用人单位给毕业生的起薪不可能太高就形成了一个矛盾,这个矛盾的直接后果就是优秀毕业生没能就业。不少毕业生的自负倾向使得他们对高职位和高薪的要求,脱离了实际,无形中会失去很多就业机会。   因此,兰大就业处相关负责人建议,现在还未就业的大学毕业生或者研究生必须调整心态,首先,要客观地认识自己,既要有自信,又要充分地估计自身的劣势和困难,不要仅仅看重一时的工资,找工作时“该出手时就出手”,年轻时积累的经验才是日后财富累积的根本。 虽在他乡打拼但痛并快乐着   今年28岁的段云也是这座城市中的异乡大学生,2008年大学毕业后,段云放弃了回到家乡陇南当老师的工作,选择“漂”在兰州,为梦   想打拼,而这也意味着她为生活选择了一条更为辛苦和独立的道路。“如果回到家乡,还要缩在父母的羽翼下,按照他们安排好的‘图纸’去生活去工作,我会替自己感到羞耻。”段云说。   然而,最初的那些日子,和大多数刚出校门的毕业生一样,除了梦想,段云一无所有,她首先面临的是飞涨的物价、昂贵的房租,还有无尽的物质诱惑。很多时候,段云也会羡慕那些回到家乡的朋友,小县城压力小,朋友们在父母的资助下陆陆续续成为有车有房一族,结婚生子,一生就这样安定下来了。“朝九晚五上下班;看看报纸,斗斗地主,聊聊QQ,一天就这么过去了。”这样的生活与段云有着太大的差别。许多人都知道传媒行业的辛苦,不间断地采访、熬夜写稿……这些对她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忙也有忙的快乐,忙的价值吧。”段云自我解嘲,她喜欢工作的充实,即使偶尔发牢骚,她还是明白,悠闲的生活自己并不一定适应。算上念大学的时间,段云在兰州已经生活了10年,在兰州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子。每逢佳节,家人团聚的时候,段云也会盼望着能和朋友聚一聚,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才会有偶尔的心酸。   如今,段云在兰州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房子不算太大,但很温馨,尽管每月要还不少房贷,但她和老公还能支撑,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我从来不奢望多么大富大贵的生活,但也绝不会回到小县城去过安逸的生活,我们在兰州生活得很好,不比兰州本地人过得差,也不比在兰州打拼十几年的人差,我们都还年轻,我相信日子总会越来越好。”段云说,觉得自己其实是幸运的。她知道,这里还有许许多多更困窘的人在默默打拼,哪怕看不到希望。   年轻人更应看重发展机会   要知道,一个人的学历再高,经验再丰富,对于新行业或新职业来说,也需要从“学生”做起,能力不足时,积极地学习和积累经验是最好的方法。“不少学生把眼光盯在高职位和高薪上,对其自身的发展也不见得有好处。因为高职位容易让上司或同事对自己有更高的期望,同样的表现在高职位容易让人产生低的评价。大学生对自己的定位偏高,而对社会、对未来职位需要面对的困难、职业技能等了解不是很全面,容易出现眼高手低的情况。在正确认识自己的前提下,给自己一个合适的定位很重要。”   兰大学生处处长石兆俊认为,这些案例都符合当前大学生异地就业比较多的一个社会现象。他说:“大学生到异地就业,收入较高,但也面临竞争激烈和工作不太稳定的问题。还有一段时间,出现过‘大学生逃离北上广’的现象,但后来很多逃离北上广的学生又选择返回了,原因在于:在大城市就业还能开拓年轻人的眼界和阅历。对青年人来说,更多的机会和发展的可能,要比一份安稳的工作更为重要。当然,如今像苏浙地区一些发展比较好的二三线城市,也有越来越多的毕业生愿意前往就业。相比之下,在一些偏远地区的县城里,地方和生活圈子比较小,在相对熟人比较多的环境中,虽然工作稳定,但是竞争和奋斗意识比较差,以及存在着的过于刻板的人事制度和关系等,对那些经历过高等教育的人来说是不乐意见到的事情。”